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霍成山

聪明人从别人的错误中吸取教训,愚蠢人从自己的错误中吸取教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母亲的专列  

2017-04-22 18:03:56|  分类: 精品文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母亲的专列

作者:丁可

这是你唯一的一次乘车

母亲你躺在车肚子里

像一根火柴那样安祥

一生走在地上的母亲

一生背着岁月挪动的母亲

第一次乘车旅行

第一次享受软卧

平静地躺着象一根火柴

只不过火柴头黑

你的头白

这是你的第一次远行呀

就像没出过远门的粮食

往常去磨房变成面粉时

才能乘上您拉动的

那辆老平车专列

我和姐姐弟弟妹妹

陪伴着您

窗外的风景一一闪过

母亲您怎么不抬头看看

只像一根躺着的火柴

终点站到了

窗外是高高的烟囱





〔诗人简介〕

丁可,1955年出生,江苏省作协会员,徐州市作协理事,中国诗歌协会会员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当代乡土诗歌的杰出人物。发表诗文七百余篇(首),曾获《人民日报》诗歌征文一等奖,《诗刊》社优秀诗文奖,《星星》诗刊大奖,中国星星跨世纪诗歌奖等。作品入选《新中国五十年诗选》《二十世纪汉语诗选》《江苏文学五十年》《诗歌报十年精华》等选集。

?我所知道的丁可生于1955年的诗人丁可把自己的一生活成了传奇。一个徐州沛县的农民(尽管他现在是干部身份,大专学历,住在城里的文化馆里),他是我们中国当代诗歌的叶赛宁。这么比喻,并不恰当。我只是想说,丁可和叶赛宁一样,都是土地歌唱的嗓子,没有这样的诗人,大地就会失声。

和他取得的成就相比,丁可的声望还太小,这绝对是汉语言诗歌的损失。常年蜗居在沛县文化馆的一个二楼不大的单间里生活与写作,他没有大城市里大学和文化机构的背景支撑,全靠独具一格的诗歌作品取得了今天的成绩和名声。现在他的妻子黄二云,一个朴实的农家妇女年老后从乡下搬到了他的文化馆单间里,黄二云的故事已经被写进了诗篇里。我们不能说美丽的舞蹈家邓肯与列夫·托尔斯泰的孙女托尔斯塔娅毁灭了叶赛宁,但却可以说黄二云造就了丁可。直至今天,还没有一家出版社为丁可出版过一本像样的诗集。他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出过一本薄薄的集子《啼叫的月光》,不过这是一家香港所谓的出版社打字复印,又做了一个封面装订而成的很粗糙的一本小书。1991年我造访他时,他曾将这本书送与我一本,并用钢笔逐个改正了里面的错别字。因为是丁可的诗,所以尽管书很不像样子,却仍被我珍藏着。

我常常会想起诗人城里的单间里,那贴在墙上学习的诗篇;想起他就像想起自己在农田里耕作的大哥。

一个最不像诗人的重要的诗人,无论如何,历史已不能忽视他。

丁可写出了太多的精品,我只把偶然看到的一首放在这里,因为它道出了一个为诗歌牺牲了生活幸福的诗人的全部辛酸。(张切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